《搏击俱乐部》影评

· 1046字 · 3分钟

每个人心中都用两个我,一个长成像现实中的那个样子,另一个是渴望中的虚像。

现实的那个,为生活苟活,为融入社会,追求物质上的满足。对于中产阶层以上的人来说,还可以一点点的实现:富于艺术感的家具,带有罗曼蒂克氛围的布艺装饰,有品位的红酒咖啡,衬托气质的领带皮鞋……对于社会底层的人来说,则稍悲惨一些,为了谋求生路,干一些小活,卑微,背义——背的是最初的理想。

渴望的那个,为梦想执着,为获取自由,摆脱物质的牵累。或许那个形象与另一个完全颠置,比如带一点暴力,带一点偏激,甚至反伦理反社会,这是被社会压着揣着粗气产生的,这才是真正的欲望,潜在地支使着自己的行动。

在电影中,这被人们判别为“人格分裂”,但我想,每个人都有一丝一缕“人格分裂”的萌影,渴望的那个自我不会像电影中一样,在夜晚入眠时唤醒,但实实在在地,我们心中藏着不得让别人知道的秘密–我们曾经的梦想—因现实而破灭而不敢公之于众。

故事的主人公本是个在公司上班的职员,每天面对着上司的严肃表情,重复无聊的生活,拥有喜欢的绿色条纹毛毯、原木矮桌、智能家具……他在物质的满足面前,得不到精神的解放,心理上的紧张,导致了失眠。

作为各自人生的主人公,我们大多数难道不也这样吗?就拿我自己来说,我跟着中学大军,看例题做变式,刷题百万,考了个省里一流的高中,又进而考入了还算不错的大学。人们羡慕我的学校,我被称作“有出息的人”。但是最初的梦想,我却与之偏离的越来越远。以前,我热爱美术建筑国画书法,而今,这些理想已经沉睡。

“搏击俱乐部”,是主人公在“渴望中的自我”的带领下创办的。形同行尸走肉的白领、学士,在生活中自己的坐标上找不到意义,来到搏击俱乐部后,打架给了他们发泄,让他们稍稍清醒。这样说有点难以理解,为什么明明是一个不存在的“虚我”,却带领了主人公这个“本我”从事活动?答案是,精神分裂者强烈的欲望——发泄无聊生活—给了他慰藉,让他从事实内心中渴望的实践活动。

故事中比较打动我的是主人公另一个人格的性格魅力:为生命拼搏,不妄自安生。他暴力凶狠,只为激活人的梦想,不要再让梦想沉睡,勇于去追求它们。人生苦短,若偷安苟活,一溜溜,就错过,不得重来,白了头,终定一事无成。何不趁现在,有本钱,去追一把!

然而人格之间的相互牵制,才成了现实中的最终版本,任何一种倾向过度都不是好的。所以追求自由的欲望不可能完整的实现,因为理性的一面在平衡轻重,我不会定义“现实中的我”和“渴望中的我”两个之间孰优孰劣,只希望,在狂傲的青春里,不要成为社会的奴隶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